KASANN

回忆和想念

文风太赞 厉害

阿茶茶:

毫无征兆的,不知不觉的,已经11月了。我开始逐渐适应了一个新的环境,也尝试着失败的建造了一个自己的环境,我几乎能看到未来是有多么的短。上一个11月,我还在偷鸡摸狗的逃课回家玩游戏,语文作业不写,跟老师对着干,尝试着一切新奇又看似自然的事情。上上个11月,我应该晃荡在南大附近,有一搭没一搭的听托福课,吃好吃的印度菜,可以轻松把分数考的很高。上上上个11月,我陪着Connie在南艺后街文下了她第一个文身,体育课坐在教室里看书,听大量嘈杂的摇滚乐。上上上上个11月,我和绯比骑很慢的自行车,聊张国荣,在肯德基消磨年轻剩下的最难忘的时光。上上上上上个11月,我在上海某栋高层的窗边跟谁争执的很厉害,赌气扔掉了很多张曾经喜欢的专辑,赌气的扭头离开机场。上上上上上上个11月和之前所有的11月,我都还是那么顽劣天真讨人厌的一个小孩儿。
我突然想起来Connie原来办的那个朋克站子,我们两个花了大把的时间去更新它,维护它,试图和一群人闯荡出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这个世界正好相反,所有的嘈杂都变成了灵魂上的宁静。站子关闭在Connie去加拿大的前夕,她并没有跟我说,我甚至都不知道一个准确的世界去送送她,只是前两天再次打开那个网址的时候已经显示被关闭了。关闭的时间在8月份,我想,大概就是在她临走前关的吧。她以前对我说,去加拿大之前一定要文一整条胳膊,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做到,或者做到了有没有用我当年画给她的图。我也记不得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迷恋上文身这个东西,像中毒一样。我最后一次见到她,她刚打了一颗唇钉,正好捂着嘴不能享受那支牛奶冰棒。Connie大概是我认识的人中最传奇的一个了吧。我当然记得她那个好听的中文名字:康妮。
每天重复的画着几个简单的结构图形,也碰擦不出什么灵感的火花。难得能静下来写一些有的没的的东西,却又再也回不到已经那个年轻气盛的年纪。回忆着过去,总指望着能想起点什么,可是命运往往捉弄人,想想起来的事情感情永远记不起来。
我也想过着简单平凡反复的生活,最起码我能感到安逸和舒适,也许真的是年龄大了,最近也总是想着去哪儿养老,明明只有20岁,但却考虑的跟50岁一样,中间的那30年,是被时光吞噬掉了,还是我自己扔掉了?
这几天回家看爸爸,也不知道该说他老了还是年轻了。我的外出上学让他一下子变得轻松了,但同时也变得没有目标和紧迫感,甚至有点麻木了。他似乎真的开始享受起自己的老年生活。每天骑自行车上班,车成了一个摆设。在办公室空余的时间也变成了打牌,而不是给我打印各种复习资料,偶尔也会传一些英语的东西,不过那只是个给我发微信的借口。开始变得热衷于研究这道菜好不好吃精不精致,虽然仍旧不进厨房,但对我妈的要求立刻变高了很多(因为我去上学以后妈妈就不太想认真做饭了,总是糊弄我爸),他说:“人生的追求本来就又少了一项,生活品质上最起码再提高一点。”听到这个话我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晚间的生活也很平淡,时不时的想偷看我和我妈微信聊天的内容,每天看新闻联播,看动画片,看韩剧。在以前,我爸最鄙视的就是我妈看韩剧,因为不需要动脑筋,讲的都是生活里鸡毛蒜皮的小事,而现在他对韩剧的热衷甚至超过了我妈,可能是真的体会到生活本来就是这样一个安逸的事情。现在我爸都保持着九点钟睡觉的好习惯,而我高三那会儿,一直都是我几点睡,他几点睡。爸爸真的开始老了,他开始接受自己的衰老,有的时候做不快的事情他就索性慢慢做,开始喜欢养鱼,摆弄花草。我不在家的星期一到星期五,他的生活就是这样没有目标的漫无目的的始终没有尽头。后来妈妈跟我说,我不在家的时候爸爸失落感很强烈。我瞬间眼泪就掉下来了,原来一个平时一直对我板着脸不理我的人内心中是如此的细腻与复杂,我却一直不回复他的微信或者短信,也不给他打电话。
我现在有点不敢想以后怎么办了。

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来未

未来还没有来,我该怎么办?

评论

热度(6)

  1. KASANN轻松茶 转载了此文字
    文风太赞 厉害